人文平阳

平阳老故事:平阳断指案

时间:2014/11/19 15:43:22  作者:办公室  来源:原创  查看:53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平阳断指案作者: 吴宏庆嘉靖年间,平阳县老城里有一家客栈,叫德保记。客栈的掌柜赵仁信是个读书人,学富五车,写得一手好字。  德保记的生意一向兴隆,可是最近,平阳县里发生了多起怪案,作案者不取人钱财,不要人性命,而专要人的大拇指,人们都怕这个“剁指客”,所以...

平阳断指案

作者: 吴宏庆

嘉靖年间,平阳县老城里有一家客栈,叫德保记。客栈的掌柜赵仁信是个读书人,学富五车,写得一手好字。
  德保记的生意一向兴隆,可是最近,平阳县里发生了多起怪案,作案者不取人钱财,不要人性命,而专要人的大拇指,人们都怕这个剁指客,所以来平阳县游玩的人少了,客栈里冷清了许多。
  这天一早,德保记迎来一个客人。这人看上去四十岁左右,穿了一身陈旧却很是干净的长衫,看起来像是个落魄的书生。客人名叫孙方,他要了一间房,赵仁信登记在册后,孙方走近赵仁信,沉吟道:掌柜,我有包物件需要存放在你这里。
  赵仁信答道:可以可以,保您安全稳妥。
  孙方从怀里掏出一个用绢裹着的小包,赵仁信见像是包了什么贵重物品,说:客官,为免日后纠纷,您还是打开让我瞧上一眼。
  孙方慢慢地将包裹打开一条缝,赵仁信顺着缝往里一看,顿时倒吸一口冷气,包裹里竟是十几根指骨,个个短小粗壮,无疑是人的大拇指。孙方笑问道:掌柜,东西你看过了,给个言语吧?赵仁信回过神来,慌乱地点点头,忙叫来伙计王二,将孙方带回房去。孙方一走,赵仁信将那包裹带回房里,藏了起来。 
  天黑时,孙方从房间里出来,他没吃东西,起脚就出了客栈。到了第二天早上,孙方回到客栈。赵仁信见他神情疲倦,两眼布满血丝,像是一宿没睡的样子,便问道:客官,您这一夜去哪儿了?叫我好生担心
  孙方点头谢道:多谢掌柜的关心,不过这平阳城向来太平,不用为我担心。
  赵仁信摇头说道:客官,这您有所不知。平阳城早些年确实民风淳朴,可这几年,上任知县在南城建了赌场、妓院。很多人倾家荡产、妻离子散,相应的,偷盗、抢劫等事也就见多不怪了。
  孙方眉头一紧,问:官府怎能容这些场所存在呢?赵仁回答:凡事皆离不开权钱二字。
  孙方听了,叹了口气,不再说话,随后回到房里。到了傍晚时分,他又精神抖擞地出了门。赵仁信跟在他后面,也出了客栈。
  赵仁信一路跟着孙方来到南城。此时虽然已是天黑,但南城里却十分热闹,到处都是高高悬挂着的灯笼,街上随处可见有财有势的人。赵仁信走到一个巷角时,却发现孙方已不见踪影,无奈之下,只能四处寻找。
  转了两圈后,赵仁信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嬉闹声,他回头一看,见县太爷正陪着三四个人走来。赵仁信退到边上,等他们上前后,正要跟上去,突然看到他们身后还有一个人。那人竟是孙方!
  孙方也看到了他,愣了愣,但没有停下,而是继续跟了上去。赵仁信见状,也跟了上去。只见县太爷等人进了一间叫苑花楼的妓院,而孙方在外面等了片刻后,也进了妓院,但很快,他就被人赶了出来。之后,孙方并没有走开,也没过来跟赵仁信打招呼,而是与他一左一右地守在苑花楼前的暗处。
  没多久,有一顶八抬大轿进了苑花楼。赵仁信心生疑惑:这些官员聚在一起,会有什么事呢?正想着,抬头一看,发现不知何时,孙方又不见了。
  第二天早上,赵仁信一醒来,就听到南城出事了。昨天晚上,县太爷在苑花楼喝花酒时,被人砍下了大拇指。赵仁信神色一紧,立马在房中找起那包指骨。这一找,却惊出一身冷汗,那包指骨竟然不在了。他想到兴许是孙方拿走的,刚想出门找他,就听到外面一阵吵闹声。
  赵仁信出来后,大惊失色,只见捕快已把孙方抓起来,准备带回府去。他赶紧上前问道:捕头,这是为何?捕头说:老板,你可知他是什么人?告诉你,他正是那个剁指客。
  赵仁信不由一惊:什么?他就是剁指客?你会不会弄错了?
  错不了,你们的伙计王二把物证给我了。捕头随即命王二拿出孙方的那包指骨,说道,铁证如山,这包指骨是他的!
  捕头带孙方走后,王二嬉皮笑脸地迎上来,对赵仁信说:我可没有对捕头说,这包指骨是从你房间里搜出来的,否则你岂能留在这儿?你明知道他是剁指客,却不仅收留了他,还把罪证藏起来,这是不是该叫知情不报?
  赵仁信似乎明白他要做什么,但还是问道:你想如何?王二得意地说:我要这家客栈。赵仁信眉头直跳,半晌才呼出一口粗气,点头答应把客栈给王二。他写好契书后,立即去了衙门,花钱疏通了捕头,见到孙方。
  牢房里,孙方已是遍体鳞伤。赵仁信偷偷问孙方:你到底是何人?
  孙方说:我是你希望来的人。
  赵仁信浑身一震,当场拜倒在地。
  那天晚上,王二因得到德保记,兴奋难耐,夜里拿着银子去了南城的赌场赌钱,可没到半夜他就输光了。他骂骂咧咧地走在回客栈的路上,突然一阵冷风从身后袭来,他还没反应过来,眼前一黑,便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王二被一阵剧痛疼醒,抬手一看,发现自己右手的大拇指不见了……
  王二被剁掉了大拇指,那么,孙方显然就不是剁指客。听说,朝廷为此事大为震怒,派人将孙方从县衙押回知府衙门,并命知府亲自审案。
  不几天,知府亲临平阳城,坐镇县衙,并命县太爷与城中各官员一齐到堂听令。待那知府升堂之时,官员们吓得一哆嗦坐在了地上,知府竟然就是孙方!而更令他们吃惊的是,孙知府竟又请出了彻查平阳城官商勾结一案的皇上密旨。
  随后,孙方拿出了大量证据,令各官员无可辩驳。此案如镰过草,上至朝廷数位大官,下至辖内三县知县,尽皆落网。令人称奇的是,其中十多位官员的大拇指都是没的。
  案情了结后,孙方来找赵仁信喝酒,赵仁信忍不住问道:孙大人,你是何时知道我是剁指客的?
  孙方一笑,说:我刚上任时,有人曾夜闯知府衙门,留刀寄书,告之我南城情况。信虽是匿名,但字迹是笔走蛇,功力非凡。我想如此熟悉南城之事的,必是平阳城人,于是我暗中打探平阳城书法写得好的人,得到你的笔墨,两下一对比,便一目了然。
  赵仁信恍然大悟,随后又想到一处疑惑,问道:你既然是知府,为什么要单身前来平阳县?又为何受了大难而不说出身份呢?
  孙方说:此事关系错综复杂,我收到你的信后,也只是借抱病拒客之由得以到平阳县来。就算如此,还是有风声传出,那天夜里你见到那些官员们进苑花楼,就是商量应对方法的。若此时我的身份暴露,岂有命在?倒不如干脆借了你的身份。因为我知道,你看了那些指骨肯定会对我的身份有所察觉,也一定会救我的。
  赵仁信有些诧异:你为何这么肯定我会来救你?
  你既然敢剁贪官的手指,又岂会是贪生怕死之辈?孙方呷了口酒,笑道,当然,仅此不足以令我冒险,最重要的是你的信,字里行间流露出对贪官污吏的憎恨和厌恶,对国家百姓的担心和忧虑,令人动容。你是一介草民,为惩治恶官都可以只身冒险,我乃朝廷命官,又岂可贪生怕死?
  赵仁信肃然起敬道:我自幼文武双修,本是想报效国家,奈何父母被贪官所害,我发誓要让那些贪官遭到报应。他们哪只手害人,我便剁掉那只手的拇指,废掉他贪钱害人的手。同时我还记录下他们的罪证,等哪天清官出现,为平阳县的百姓讨回公道。这次总算苍天有眼,让孙大人您来了。
  此案之所以这么快破获,全仗你记录的那些罪证,若凭我个人,只怕远没有这么简单孙方说着,从身上摸出那个包裹,送到赵仁信面前,正色道,为官若想贪,即便双手皆失也可以贪。惩治贪官,还需要以律法为准。此事,就至此为止吧。
  赵仁信点点头,说:有孙大人在,也就不用剁指客了。
  夜里,赵仁信来到护城河边,把匕首和那个包裹,一起扔进了护城河中……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平阳名人录——马允伦先生
平阳社区学院 版权所有 地址:浙江省平阳县昆阳镇昆鳌路285号 联系电话:0577-63715956 邮编:325400
Copyright 2013 Pingyang Community College All Rights Reserved.浙ICP备12041576号
Powered by OTCMS V2.80